学生风采PROGRAMS
MBAMBA项目
学生风采PROGRAMS
分享到:
禹则正:昆士兰大学交换学习总结
发布日期 :2017-09-11浏览次数 :

在大二升大三的那个暑假,我到澳洲去探望我母亲。那次在澳洲呆了二十多天,主要停留在墨尔本,期间也抽时间去了堪培拉和悉尼。整体来说对澳洲的印象很好,稍稍有一点流连忘返。

回国前两天,恰巧看到国合处的通知,下下学期的海外交流开始报名。我索性趁热打铁,稍做功课后选择了昆士兰大学。当时也没有想太多,完全是凭着一腔热血,说干就干。之后的留学手续虽然繁琐,但也都还顺利。说不上万事俱备,一切按部就班,只欠东风。

转眼大三下学期结束,周围同学的未来规划也愈发明晰。出国、考研或就业,大家也不多说,但各自心里有数。我姥姥姥爷喜欢看动物世界,临行前,他们忧心忡忡的告诉我,鸡心螺、石头鱼,箱型水母、蓝环章鱼和漏斗网蜘蛛——世界毒性最强的十种生物里有五种都在昆士兰。就这样,带着对自然的敬畏,在大年初六那天,我提前20天左右再次来到澳洲这片神奇的土地。我还是先来到较为熟悉的墨尔本,适应语言环境。澳洲地处南半球,是一个大夏天过圣诞节的国度。当时正值夏末,是公认澳洲最好的季节,我也幸运的赶上了最后一批澳芒热卖。每天逛超市、吃芒果、做西餐亦或是到街头散步,但痛快的日子总是白驹过隙,很快开学的日子到了。

我对布里斯班的第一印象很差。在布里斯班的第一天就是接二连三的当头棒喝。下了飞机的第一感觉是阳光晒得脸疼,睁不开眼。接机的司机在快把我送到住处的时候对我说,Your apartment is right there up the hill。我听到hill这个词整个人都不好了,心想大家调侃布里斯班是布村,果然名不虚传啊!在住处check-in时候,工作人员告诉我马路对面有一个火车站,我满心欢喜的去火车站找吃的,却发现所谓的火车站不过是一个破旧的过街天桥。

开学以后的日子就很平静了。昆士兰大学,简称UQ,是一所很贴心的大学,无时无刻不把学生放在第一位。很多人没听说过UQ,会误以为这是一所野鸡学校,但好歹也是QS排名世界第47位。除了我所选择的三门课程之外,学校提供很多免费的workshop,内容丰富至极,从如何准备考试到如何冥想,从生病了怎么找医生到怎么用APA6引用格式。只要你有不懂的,学校会安排人像保姆一样手把手的教会你。此外,还有针对国际学生的免费语言课,让我受益良多。而且UQ的硬件在世界范围内也说得上是超一流。在UQ没有翘课这个概念,因为每一节课都有录音和录像,极大的方便了兼职和实习的学生。UQ有11个图书馆,其中5个是24/7的。期末复习期间,在白天,我会把自己藏在音乐建筑图书馆,外界干扰小、效率高;天黑以后会约上同学到24小时的生物科学图书馆,每次经过二层看着学生们手里拿着塑料做的心肝肺肠子肚子总是无言以对;学累了还可以去图书馆的sleeping pod小憩。公交站旁边有好吃的现做水果冰激凌,就连咖啡店都有不下十个品牌。我在UQ的日子真的是娇生惯养。

学习以外的生活一开始比较单调。大家都想探索新环境,结交新朋友,多少冲淡了culture shock带来的负面情绪。大家也都是主要跟同胞一起玩,倒不是因为大家抱团不上进,而是和大部分老外玩不到一块去。我也参加过外国人所谓的聚会,一群人喝的醉醺醺的打video games,怀里抱着音响蹦蹦跳跳,这实在不是大家的菜。中国人在一起就离不开吃,聚餐十次有八次吃的是火锅。火锅的魅力是难以抵挡的,不分国界不分种族。大家通常在SAF的另外两个中国学生宿舍聚餐,他们还有一个室友是澳洲人。一开始老外还比较矜持,但是在品尝过火锅以后,总是积极地加入大家的聚餐。每次都是大家一群中国人围着一个澳洲人,大家一块说着英语,既能果腹,又能提升语言。后来大家临走的时候,老外说想弄一个纹身,想纹一个中国字,大家建议他纹“怂”字,寓意follow your heart。

期中有两个星期的假期,复活节。大家SAF的一行八人一起去悉尼和墨尔本玩。有一句歌词说得好:Only hate the road when you missing home。悉尼墨尔本,两个有名的国际化大都市,自然是风光无限。悉尼歌剧院、海港大桥、墨尔本弗林德斯车站、大洋路十二门徒,看到这些世界著名的景点,同学们一方面兴奋,另一方面却有种“更与何人说”的伤感,去国怀乡之情油然而生。情绪的叠加,再加上旅途舟车劳顿,回到布里斯班那晚,我看同行小伙伴在Instagram上发了一张布里斯班夜景,配的文字是:So lucky I call Brisbane home.看了这句话我也是无语凝噎,来这里三个月了,大家都还管布里斯班叫布村,但是没人说它是破布村了。

复活节假期是个分水岭。从心理学的视角,culture shock过了蜜月期,消极的情绪就会多一些。复活节前大家课业不重,经常在一起玩。复活节后任务增加,自己和自己相处的时间一下子多了起来,孤独指数单调递增。我只选了三门课,是几个朋友里课最少的,所以也是最闲的。人只要一闲下来就会发现很多有趣的事。每天,同学们焦急的赶公交车回家,我却不慌不忙的穿过大半个学校去码头坐船。下船的码头附近是一家商场,商场里叫merlo的咖啡店门口总会有人排队。澳洲人对自己的咖啡学问引以为豪,号称自己的意式咖啡比意大利的还要好。每周一次我会在这家商场买一包6刀的鸟食。喂鸟绝对是消磨时间最好的方式。葵花凤头鹦鹉,英文名叫cockatoo,全世界只有在澳洲和巴布亚新几内亚才能看到,被列入联合国低危保护动物。据说走私的cockatoo在北京十里河被卖到一万五一只。而在我住的学生公寓后面的公园里,每天都会聚集几十只。粗略算下来我用这6刀喂得可是上百万的鸟,杠杆倍数之高也不枉我是中财的学生。

日子就在坐船咖啡喂鸟之中循环往复。学习生活乏善可陈,无非是一分耕耘一分收获。在复活节假期之后多多少少在数着日子过,希翼学期早点结束,希翼回到朋友家人身边。可是等真的要走了,又开始念布里斯班的好。那段时间我疯狂的拍照,总想记录下这座城市的一点一滴。老外总是不能理解,嘲讽我说,You are such an Instagram girl,因为他们觉得拍照发ins是女孩子的爱好。

临走前一晚,大家几个经常吃火锅的同学小聚了一下,约好回国后在福州再聚一次。后来我因为准备GMAT爽约,除了老外其余四人到齐,他们打印了一张我的照片。四个人和照片合了一张影,也算一个没少。我离开布村后去了墨尔本准备托福。我是第一个离开的,因为我考试结束的早。后来我又回了布里斯班一次,在七月初,去看拳击比赛。当时其他同学已经悉数回国了,我自己按照惯例喝了merlo喂了鸟。那天刚到布里斯班的时候,我心里有一丝喜悦,有点回家的感觉。但以学生身份到一个城市和以游客的身份感受是不一样的。第二天一早匆匆赶飞机离开了布村,三天以后回了国,这段访学经历告一段落。

忘了具体是哪个心理学家说过这样一句话,如果你想要真正了解你所处的学问,最好的方法就是去到另一种学问里。出国学习之前以为出国是为了和国际接轨,学习西方的常识。回来后才觉得这位心理学家说得对。一学期的交换经历更多的让我了解了我自己所来自的中国学问,以及我自己的性格。出国前我觉得自己独立自主,属于life of the party类型。出国后才发现自己人格中内向的一面和需要其他人支撑的一面。只有离开了自己熟悉的学问、语言、饮食、家人、朋友才能更好的和自己对话,了解自己。因此这段经历带给我的收获,不光是课堂上的,更多是课堂以外的。

上一篇:李睿:EDHEC交换学习初体验 下一篇:2017澳门永利线上娱乐本科生“告别杯”篮球赛圆满落幕

关闭

联系地址:中国北京市海淀区学院南路39号 澳门永利登陆网址 电话:86-010-62288080
Copyright (C) 2015 澳门永利登陆网址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
鍙嬫儏閾炬帴锛365bet浣撹偛鍦ㄧ嚎鐖卞崥浣撹偛365bet鐖卞崥浣撹偛婢抽棬璧屽満濞变箰